二十四小时都在岗 他们的名字叫110
信息来源:北京市公安局       发布日期:2021-01-09

无论老幼妇孺,110或许是每个中国人记忆最深刻的一个电话号码,它的背后是百姓对“有困难,找警察”的深深信任。

2021年1月10日是第一个“警察节”。所谓英雄,不仅仅是每一次行动的挺身而出,更多的是默默无闻的坚守。

我们选取了几位不同警种的警察,在看得见或看不见的地方,守护百姓平安,他们24小时在线。


1时 法医凌晨出击 只为离罪犯更近一些

凌晨时分,北京市公安局法医中心解剖楼依旧灯火通明,几位法医仍围在解剖台前紧张地工作着……法医们作为警察队伍中的一员,每天在案发现场和实验室中穿梭忙碌,探查死因,找寻证据,追求真相。

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法医刘晓菲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法医是一名译者”,法医所“翻译”的是“死亡的密码”。

在很多人眼里,法医严肃、冷酷又神秘。实际上,法医的日常工作,就是利用所学专业知识和工作经验,通过尸体的种种表象,重新构建案发现场可能因素,进而明确死亡原因,确认致伤或致死工具,出具尸检鉴定书。这份鉴定,交给侦查人员,能为案件侦破提供指引;呈递法庭,便是证据链中的重要一环;递给家属,则能帮助他们释疑解惑。

按照工作要求,法医需要对所有非正常死亡的尸体进行勘查,对涉及刑事案件的尸体进行解剖检验。因此,法医经常要在案发现场和实验室间跑来跑去,工作量大,工作时间很长。

“如果晚上遇到案件,会通宵作业”刘晓菲说。不知多少个夜晚,一群人挤在解剖楼或者实验室里连夜工作,大家都忙着自己的活,连头都来不及抬。在刘晓菲眼里,法医既是一个脑力工作,需要头脑风暴,也是一个体力工作,很多时候需要在解剖台或试验台前“一站到底”。

有一次,为了给一位死于肺动脉栓塞的男性死者找到“栓子”的源头,她连续工作了六小时。由于解剖台较为低矮,她开始时只能弯着腰进行,后来又改为半蹲跪,找得视线模糊、双手颤抖,才在死者的右小腿静脉处找到一个直径约0.3厘米的栓塞,完成了死因溯源工作。长时间工作后,她的工作服被汗水浸得紧紧贴在背上。而这种工作强度,在法医的生活中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除了工作强度大,检验工作还存在一定风险。首先尸体本身及检材样本有可能携带病毒,其次由于工作需要,可能会接触到对身体有害的东西,比如固定脏器的福尔马林,毒化和DNA的很多检验试剂。不过,这些危险能够通过规范操作和完善装备来应对。单位给每位法医都配备了防护装备,所有器材和场地都会经过两次以上的消毒处理,在最大程度上保护法医。因此,正确、规范的操作,就显得至关重要。

“警察节也是对我们的一种提醒,要为人民服务。我们作为技术警察,就更是要立足本职工作,要把技术往实处发展。虽然法医只是警察之中的一小股力量,可能我们早出结论一分钟,就能离罪犯更近一步。”


5时 有难事找110 我们随时都在

2012年12月11日和2016年10月1日,市公安局先后推出了12110短信报警服务和北京110手机互联网报警APP,作为原有110电话报警方式的有益补充。

凌晨5点多,“12110”短信报警平台收到一条信息“自己听到客厅有异响,怀疑家中进人又不敢出声音,只能通过短信向民警求助”。

接到报警后,北京市公安局指挥部110接警中心三科民警范超一方面通过短信安抚报警人,指导其注意人身安全并把手机调至静音,另一方面第一时间调派附近警力赶往现场,最终经民警核实只是虚惊一场。

在更多的情况下,范超通过电话倾听。范超曾接到一位男士的报警,称自己妻子接到一个自称是“公安局的人”打来的电话,说她涉及经济诈骗案,必须要给他们汇钱。妻子深信不疑非要给骗子汇钱,怎么都劝不住。这可急坏了全家人,实在没办法,只好向警察寻求帮助劝劝自己妻子。

范超让其妻子接过电话,一面稳定住事主的情绪,一面从专业角度向她耐心解释,“如果您有违法行为,警察是不会打电话提前通知您的,这种做法不符合程序……”女子还是听不进劝,情绪仍旧激动。范超见状寻思了几秒后一转风格,换了种“老百姓聊天”的方式,站在一个普通妻子、母亲的角度,用自己的生活经验引起对方的共鸣,最终情理结合赢得了事主的信任和理解,及时劝阻住了即将汇出去的十万元。

正是因为自己也有孩子,所以范超对孩子们的报警特别敏感。据了解,接警中心经常能接到小事主报警,家中有自称是送快递的,或是自称是查水表的人在敲门……

有一次值班的范超接到一个特殊的电话:警察阿姨,家里就我自己,我爸爸妈妈不在家,我非常害怕。说完后,孩子就哭了起来。报警的是一名七八岁的小男孩,身为母亲的范超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告诉他:“孩子你不要害怕,阿姨帮助你找爸爸妈妈,你千万不能碰家里的电器、燃气,你能回想起你爸爸妈妈的手机号码吗,你还记不记得爸爸妈妈出门之前跟你说过什么。”范超一边稳定孩子的情绪,一边帮助他回想起家人的电话。在范超的不懈努力下,孩子想起了爸爸的电话号码,范超立即与孩子父亲取得联系。原来,孩子父亲看孩子睡着后,就去附近的超市买菜去了,没想到孩子中途醒了。

“十分感激半夜帮助处理求救短信、接听电话,以及出警的各位警官,很庆幸是虚惊一场,但当警察叔叔到来的那一刻,真的感到整个生命都被拯救了,这真是一份很伟大的职业。”这是那位凌晨5点多短信报警的事主发来的感谢信息,这条感谢信息让范超心中一暖。接警员们很难像刑侦民警那样有冲在前线的机会,也很难像派出所民警那样跟社区群众打交道,他们每天只是在电话机、电脑前倾听着无数百姓心声、家长里短,守护着首都千万人的平安。

首个警察节这天,范超依然会坐在电话机前,用她的声音,陪伴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6时 扒手不“收工” 我们不收队

凌晨4点起床,6点抵达目标地铁站后,北京市公安局机动侦查总队反扒民警小鹏和同事们迅速“隐身”于人群中,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从嫌疑人的一次回头探望、一个小动作甚至一个眼神,小鹏都能判断出他是不是正常的乘客。

“我们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没有正常的双休日,哪里有扒窃犯罪,我们就在哪里,守护群众的财产安全。”小鹏说道。

熟悉昌平区域的小鹏时常需要赶往昌平工作——凌晨4点多起床开车去单位接同事,6点在早高峰来临时抵达昌平地区。“很多人这时开始赶往城里上班,扒手也开始了他们的‘工作’。”小鹏说,扒手在哪里,他们就在哪里;扒手不收工,他们就不收队。经过早高峰后,到了晚高峰,他们还要继续隐藏在人群中,做“隐形的卫士”。

“我们一直把自己比作黑猫警长,扒手就是里面的各种嫌疑鼠,我们来维护正义”。提及反扒民警与扒窃嫌疑人的关系,小鹏用“猫和老鼠”来形容。“我们就是要专业,一眼就能盯住他们,只要他们敢伸出第三只手,就一定会被抓住。”小鹏说道。

“曾经有一个扒窃嫌疑人,我以前抓过他。在他第二次被抓到后,一看是我,还感慨说自己学艺不精。”小鹏告诉记者,自己在工作中也经常遇到这种扒窃惯犯,如果他们认出民警了,基本都会扭头就走、放弃扒窃,根本不敢下手。

而为了让自己能获得“多重身份”,或者更加容易进环境中,小鹏和其他反扒民警还会对自己进行伪装。“比如我如果去西二旗附近工作,就会穿得像一个白领;如果夏天去市场工作,就会穿T恤衫、大裤衩;还有一次我们夜里在火车站工作,我就穿着军大衣伪装成要回乡的农民工……”小鹏说,反扒民警们平时也会开玩笑的说自己是“演员”。而只有“演技”好,才能让一名反扒民警成功融入环境,不被扒窃嫌疑人发现。

“我们讲究人赃俱获,以前师傅说最好就在他们下手的时候抓捕,人证物证都在”。小鹏说道。

参加工作以来,小鹏共参与抓获扒窃犯罪嫌疑人730余名,打掉各类扒窃团伙60余个,累计为群众挽回价值数十万元的财物损失。

作为便衣警察,工作中,他们穿着各种各样的衣服,却唯独极少能穿上警服。“我们这经常说一句话就是’把警服穿在心里’。”小鹏说。“我清楚的知道我是谁,我是什么职业,我该做什么,警服穿在心里,一样是给老百姓办事儿。”

在2021年1月10日第一个警察节那天,小鹏说自己肯定要带着组里的人在外面工作,争取能多抓一些贼,给警察节献礼。


9时 不破案的警察 专治各种“上当”

“您好,我是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民警苏兴博……”苏兴博可能是北京市民最熟悉的名字之一,毕竟每次打网约车都能听到他的温馨提醒。

但他和他的同事们也可能是被市民怀疑过是“假警察”最多次的真警察。

上午9时,在位于在陶然亭开阳桥西侧的刑总大院里,苏兴博正不停地拨打或接听电话,“您好,这里是北京市反诈中心。我是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反诈民警苏兴博。我们发现您可能接到了电信网络诈骗电话,请您千万不要相信……”

至今苏兴博的手机里还保存有一段录音,录音里是民警给电信网络诈骗高危群众进行劝阻,提醒对方小心刚刚的陌生来电,不要打款汇款,但对方的回应就是:诈你个妹啊!我不可能被诈骗!

这段录音是好几年前的,可直到如今情况也并没有明显的好转。

2020年3月,反诈中心通过技术手段锁定了一个大学女生是高危用户,犯罪分子很有可能正在对其实施诈骗。劝阻民警给女生打电话却联系不上,通过排查发现女生是在海外留学,民警又马上联系女生的父亲,其父亲是位高级知识分子,听到民警的预警劝阻后,拒绝向民警提供女儿的联系方式,并信誓旦旦地转账打款。

有时候,苏兴博和同事们也觉得委屈:让你小心诈骗你不上心,帮你拦住诈骗电话你觉得没用,劝你不要给骗子打钱你还反过来责备我们……可这能怎么办呢?这就是反诈民警的工作。无论当事人的反应如何,民警必须把劝阻工作坚持下去,短信提醒不行就打电话,电话劝阻不行就让属地派出所上门,总之就是一定不能让群众受骗上当。

走到哪里,苏兴博就把反电诈宣传到哪里,在他私家车的后备箱里,装着一摞摞的形式各异的反电诈宣传材料,这些都是他自己编写的。接受媒体采访,跟朋友吃饭,甚至参加亲友的婚礼,他都会借机把宣传材料发放出去。

作为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十支队(北京市反诈中心)三大队队长,苏兴博认为,打击电信网络诈骗最关键的一步不是案件的侦破,而是减少案件的发生,而这一点就要想办法提高群众的防范意识,前期的宣传必须要让群众入脑入心。

“不能仅仅把宣传当作任务,打个电话就完事儿了。”他和记者说道。这件事情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就很难。苏兴博能做到的,就是以身作则的将反电诈作为一种生活状态,作为一种理想信念去坚持。


10时 “猎狼”行动 在公交地铁保护她

“不许动,我是警察!你刚才干了什么?跟我到派出所一趟!”在北京地铁内,这是抓捕“色狼”的民警最常说的一句话。话音落地,代表着又一名“猥琐男”被抓了现行。

上午十点,北京市公安局公交总队宋家庄站派出所所长汪金广和同事在地铁13号线清河站站台上发现了一名可疑的中年男子。他们决定实施跟踪,进一步观察。这名男子一直试图在用下体猥亵身边的一名年轻女性。固定证据之后,民警就用身体先把他和这名女子给分开了。

“列车行驶到五道口站的时候,没有惊动周围的乘客,同事把他给带了下来,他对这一行为供认不讳。我们还在他的外套里边儿发现了相关证据,判断该男子是累犯。”汪金广说,“受害者看到我们将嫌疑人抓获归案,心里非常感激,在进行作证环节很是配合。”

从最初的没有经验无从下手,到如今对每一个“色狼”紧盯不放,汪金广和同事们的收获越来越多。据媒体报道,2020年1月至8月,北京公交警方共拘留猥亵、侵犯隐私等违法犯罪人员285人。

其实,成为一个“猎手”,每天和“猥琐男”打交道,并非大家想象的那么容易。

事情要从2017年夏天说起,地铁站的一位工作人员向汪金广反映,接到市民举报,多个地铁线路上有“色狼”。经过调查之后,汪金广发现,确实有多个行为不符合常理的人,来回乘坐地铁,专门往衣衫单薄的女乘客身边挤蹭。

“谁家都有妻子儿女,碰上这样的‘猥琐男’报警不是,反抗也不是,但实在令人生气。”汪金广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当时公交警方并没有专门针对地铁“色狼”的打击行动,为了提升市民乘车时的安全感,他和同事在经过几天时间的调查和开会研究之后,“猎狼”小组在北京公交总队四惠站派出所正式成立。

“由于抓捕行动只有‘黄金一小时’,便衣民警必须早晚高峰在地铁站台里不断巡逻,才能有发现、有突破,工作时间整个要跟着市民的上下班出行高峰调整。在行动开始的第一年,抓获‘色狼’的成效并不显著。因此大家都觉得这个行动有难处,但是我们也不能不做。”谈到成立之初的具体困难,汪金广表示,“因为是从六七月份开始,天热,大家每天跑得大汗淋漓的,经常是跑了一周,没有任何成果。在慢慢摸索当中发现,如果感觉有乘客形迹可疑,有目的的跟住他,然后发现对方实施不法行为的时候取证,之后进行抓捕,这样才能有收获。”

如今,“猎狼”行动已经进入到了常态化和制度化,在机制、技术和经验成熟之后,经过北京公交警方的推广,打破地域辖区界线,现在公交总队所属的轨道交通32个派出所,每个单位都成立了一支“猎狼小组”,对轨道交通色狼骚扰行为给予精准打击。“猎狼”民警的坚守,让女性乘客出行安全得到进一步保障。

“在第一个警察节到来之际,我的愿望就是地铁内再也没有色狼,让女性乘客能够平安出行。”汪金广说。


12时 交管系统的最强大脑 助你一路畅通

12时,交警推动北京市石景山区石门路中央的移动隔离护栏。与此同时,龙门架上的潮汐车道指示灯变化,双向三车道的中间车道行驶方向由北向南改换成了南向北。

自2021年1月9日0时起,北京市石景山区石门路潮汐车道将正式启用。该潮汐车道全长1500米,起点为高井路口,终点为黑石头路口,开通后将显著提高石门路车道使用效率,缓解北京西部地区进出京交通压力。

“2018年之前,石门路高井路口到黑石头路口路段,是双向两车道,一上一下。2018年进行优化调整,压缩车道等方式将车道一上一下改成了进京两条,出京一条。”谈到石门路的变化,石景山交通支队交通科民警索登攀如数家珍。

两车道变三车道,但这也远远跟不上交通流量的增长。随着北京西部区域的经济发展,近年来石景山区的五里坨、麻峪地区开发新建了大量商品住宅,附近还有多所院校,早晚通勤高峰和周五、周日车流量较大。而石门路作为该地区进出京的唯一主干道,早晚高峰进出京车辆潮汐现象明显。

石门路的大多数路段为双向四车道,而石门路高井路口至黑石头路口路段,为进京2条车道、出京1条车道的双向三车道设计,早晚高峰经常出现较为集中的车辆排队现象,排队长度最长达一公里左右。

索登攀和同事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经过多次实地调研,交管部门最终确定采取设置潮汐车道的方式来缓解该路段道路通行压力。根据石门路早晚进出京机动车流量不同情况,将现有中间车道开辟为潮汐车道,全段设置5处龙门架,道路两端设置活动护栏、重点出入口设置潮汐车道引导牌,通过车道灯指示方向变化,控制车道行驶方向。

1月9日起,0时到12时,该路段潮汐车道将仅允许机动车由北向南行驶,即进京方向通行;其他时段,潮汐车道仅允许机动车由南向北行驶,即出京方向通行。通过调整不同时段进出京车道数,提高车道使用效率,达到缓解拥堵,提高道路通行能力的效果。“高峰时段通行时间能节省20到30分钟。”索登攀介绍。

与常在路面执勤的一线交管民警不同,驾驶员很少能接触到索登攀和同事们,但都受惠于他们的智慧成果,他们更像是交管系统的“最强大脑”。交通组织优化、渠化,占道施工管理,调整路面交通组织,提高交通道路通行效率……只要涉及路面交通管理工作和秩序管理工作,跟他们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15时 离休不离岗 神笔警探画平安

午休醒来,林宇辉又坐在了画案前。在画案的椅子后面,贴了整整一排的模拟画像,而梅姨和克里斯滕森两个嫌疑人的画像处在最显著的位置上。每天,林宇辉就是在这些个画像前,为退休后给自己制定的“双百计划”而竭尽全力。

正是在“章莹颖案”和“人贩子梅姨”这两个网络刷屏事件中,因用卓越的模拟画像技巧,绘制出两名嫌疑人的画像,山东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视听室高级工程师、首席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才为民众所熟知,网友们称他为“神笔警探”。

画100个被拐儿童的想法,来自于2017年,这是林宇辉第一次为被拐儿童作画。当时正刷屏网络的“章莹颖案”中,林宇辉根据美国警方提供的三段模糊的视频,绘制出了侵害章莹颖的嫌疑人画像,不久后嫌疑人克里斯滕森落网,网友惊呼嫌疑人克里斯滕森与林宇辉笔下的画像竟然有七八分相似。

能够从肉眼几乎无法辨别的模糊视频中还原嫌疑人的相貌,这技术令12年来寻找被拐卖的儿子申聪的河南周口人申军良啧啧称奇。他找到了林宇辉,拿着儿子申聪周岁的照片,尝试着让林宇辉帮助他绘制出儿子如今的相貌。

被申军良寻子12年的经历所感动,林宇辉根据申聪周岁的照片、申军良夫妇的相貌特征,绘制出了申聪的模拟画像。尽管申军良没有见过儿子12、3岁时的样子,但当林宇辉把画像拿给他的时候,他有一种直觉:这就是儿子。

2018年,申聪被拐案件的人贩子被法院宣判死刑,申军良拿到了判决书,却仍然没有找到儿子。但是判决书中记录了人贩子通过一个叫“梅姨”的妇女转手将申聪卖掉的事实。为了找到这个线索,申军良拿着很久以前公安机关绘制的“梅姨”模拟画像,苦寻“梅姨”。他多次走访“梅姨”的住处,接触其身边人,通过他们的口述和描绘得知了“梅姨”的相貌与模拟画像中相差较大。为了寻找线索,申军良又找到林宇辉,请求林宇辉根据此前公安机关绘制的“梅姨”画像和后期他搜寻的线索,重画“梅姨”。

林宇辉重新绘制的“梅姨”画像,后来被申军良在各个媒体转发,一度在网络刷屏。这也为申军良后来找到申聪提供了巨大的社会帮助。

2020年初,广东警方找到了申聪,结束了申军良15年的寻子路。据与林宇辉和申军良相熟的记者转述,林宇辉的模拟画像非常接近申聪本人。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有更多的寻亲家庭登门拜访林宇辉,希望得到他的“神笔”的帮助,绘制出亲人的模拟画像。

“每当我看到这些求助者的无助,这些期盼的眼神,所以我就考虑退休之后,可以多帮助这些寻亲家庭。”从此,林宇辉开始了他的第一个“百人计划”——一年内为100个寻亲家庭绘制模拟画像。

而给烈士画像的缘由则来自于林宇辉在2016年参加央视《挑战不可能》节目后,在《等着我》栏目中,一位90岁高龄的烈士妻子极度思念牺牲已久的丈夫,希望让林宇辉帮她丈夫作画。但由于没有烈士的照片,林宇辉只能通过烈士妻子和战友的描述绘制画像,最终的画像也得到了烈士妻子的认可。

节目播出后,就有很多烈士家属陆陆续续的找到林宇辉,希望林宇辉能够帮忙,画出自己的已经牺牲的兄弟或者父辈的画像。这也就成了他为“一百个烈士画像”计划的缘起。

“100个被拐儿童的画像已经完成,其中找回了8、9个;100个烈士的画像因为疫情影响还差30个没画完。”这是林宇辉退休后为自己制定的“2020年双百计划”的进度表,由于心脏不好,林宇辉一边服药一边赶进度,他希望尽快完成最后30幅烈士画像,完成他的一个心愿。


21时 技术民警抓违章 用上卫星定位系统

重大交通事故大多和客货运车辆有关,而如何管理好这些车辆,将事故消灭在萌芽成了摆在公安交管民警面前的一个长期问题。

近日,北京市公安交管部门将联合市交通委等部门,通过车辆卫星定位系统采集交通违法行为信息,对省际客车、旅游客车、危险品运输车、重型货车等重点客货运车辆疲劳驾驶、闯禁行等违法行为进行非现场执法。给交通管理插上了科技的翅膀。

据了解,这次技术应用创新在国内尚属首次,通过这一系统,不仅可以让“群众少跑腿”,也可以让市民生活、交通环境更安全。

这套系统如何运作呢?

晚上9点,北京市交管局科信处民警王鹏正在电脑前严密观察车辆卫星定位系统信号集中的四环路主路大红门路段。

“这些车辆已经可以被认定闯禁行了。按北京的货车行驶规定,晚上11点之后,他们才允许进入五环路,但是现在这些车已经开进来了,属于典型的闯禁行违法。GPS显示,他们都是长时间静止在四环主路上,可见是停在应急车道里,即使没有电子眼拍摄,我们也可以现在将这些车号录入非现场执法系统。”

此外,疲劳驾驶也能通过系统快速监测出来。根据交通部、公安部的相关规定,货车在行驶四小时后,司机必须停车休息20分钟。因此通过车辆卫星定位系统数据,如果发现货车连续4小时内车辆始终处于运行状态,就可以认定司机属于疲劳驾驶,也可将该车的交通违法纳入系统。

在监控平台上,随意点击任何一辆货车,都能看到它在北京市范围内行驶的全部轨迹,以及停车、刹车、加减速的数据。

相较于之前的非现场执法完全依赖电子眼,而现在使用的是GPS系统。市公安交管局科信处副处长曹晓飞介绍说,“交管局掌握电子眼信息,北京市交通委掌握货车、危化品运输车、省际客车、旅游客车的GPS信息,信息互联互通后,我们共享数据,无论司机遮挡号牌还是在行驶中故意关闭GPS,在我们的执法平台上,都会变成透明的。”

平台上目前已经记录了6000多辆大货车的车牌号,这些都是在试运行期间车辆卫星定位系统关机,却在交管局电子眼中被拍摄到的车牌。“数据融合以后,恰好把双方的漏洞都补上了。”通过双方数据融合后获得的执法数据,让针对重型货车、危化车和省级客车长途客车的管理更加有的放矢。”曹晓飞说。

根据《道路运输车辆动态监督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旅游客车、包车客车、三类以上班线客车和危险货物运输车辆在出厂前应当安装符合标准的卫星定位装置。

市交通运输部门对车辆存在不按规定打开卫星定位装置行为的,还将依据《道路运输车辆动态监督管理办法》,对相关企业处800元至8000元的罚款;对于不按规定时间、路线行驶类违法行为,交管部门将对驾驶人依法予以罚款100元,驾驶证记3分的处罚;对疲劳驾驶的违法行为,将对驾驶人依法处以罚款200元,驾驶证记6分的处罚。

在对驾驶人处罚的同时,交管部门还要将交通违法信息及时转递客货运企业,实现交通安全闭环管理。

对存在严重交通违法行为或违法超标单位,交管部门将依据《北京市道路交通安全防范责任制度管理办法》,对企业下发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对逾期未改正的,还将采将取禁止机动车上道路行驶和罚款等措施。